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绝色毒医王妃 透视邪医混花都 修罗武神 战神狂飙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穿越小说 / 寒门枭士 / 第2059章 牛奔回来了

文字设置

第2059章 牛奔回来了

小说名:寒门枭士 | 作者:北川 | 类别:穿越小说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寒门枭士- 第2059章 牛奔回来了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沁儿曾经是陪伴九公主时间最长的人,也是九公主最信任的人,后来却不辞而别,虽然九公主从来没说过什么,但金锋知道,这一直是九公主心里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这是沁儿和九公主之间的事情,金锋也没有帮沁儿说话,而是和珠儿一样,叹了口气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九公主从里边走了出来,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沁儿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珠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可是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她想帮沁儿说点好话,可是作为九公主现在唯一的侍女,知道很多秘密,闭嘴是她的基本素养。

    金锋见状,开口问道:“沁儿来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珠儿感激地看了金锋一眼,回答道:“铁大人刚进去就来了,也不说话就跪在门口,一直跪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间可不短了。”金锋嘴上和珠儿说着话,眼睛却在偷看九公主。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的沁儿,听到金锋和珠儿一唱一和为自己说好话,终于抬起头来:“陛下,奴婢回来了,请陛下发落!”

    九公主盯着沁儿看了一会儿,最终叹了口气:“你现在是黑甲战队的镖师,不再是朕的侍女了!”

    沁儿听到九公主这么说,再次把头磕了下去,伏在地上不肯起身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朕不是说气话,也没有责怪你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看了珠儿一眼,珠儿赶紧上前,轻轻拉了沁儿一下。

    沁儿这才站起身来:“陛下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死士最终的下场往往是死在任务中,沁儿的不辞而别,说严重点就是叛逃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选择,没有什么对不起朕的,以后在黑甲战队好好干!”九公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沁儿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九公主淡淡嗯了一声,转身返回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珠儿,你也好久没见沁儿了,给你放半天假,你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金锋笑了笑,跟着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九公主站在窗边,看着并肩离开的珠儿沁儿。

    金锋从背后拥住她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九公主摇了摇头:“我还以为这个死丫头要躲我一辈子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在意,刚才怎么不多聊几句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聊的!”九公主冷哼一声,回到桌案后边重新拿起奏折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金锋确认她眉眼间变得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过完元宵节,天气越来越暖和,正月二十二这天傍晚,金锋在实验室忙活一下午,正准备回去吃饭,迎面遇到匆匆而来的铁锤。

    “先生,小玉刚才派人过来说,牛奔这小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金锋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实验室院子门口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看到小玉带着一个魁梧的汉子走了过来,不是牛奔是谁?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的牛奔脸上多了一条很大的疤痕,从右边额头一直到左边嘴角上边,当时应该没有处理好,看起来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一进门,牛奔就朝着金锋单膝跪了下来,拱手喊道:“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终于回来了!”金锋上前两步,拉起牛奔:“脸上的伤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去年春天在江南遇到了几个拦路的土匪,跟他们打了一架,被土匪砍了一刀。”

    牛奔满不在乎说道:“先生放心,那伙土匪已经被我连窝一起端了,没有堕咱们镇远镖局的威风!”

    虽然牛奔说的云淡风轻,但是金锋可以想象其中的凶险。

    轻轻拍了拍牛奔的肩膀:“这两年你都跑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去了很多地方,最南边快到岭南,最北边到了晋地,最西边走到了戈壁滩,往东快走到海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跟咱们联系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我最开始去的江南,后来江南的商会驻点都撤了,我才知道京城生变,走了那么多地方,我才知道天下有多大,有数不清的人,我一个人想找到沁儿就和大海捞针差不多,当时想回来求先生帮忙,可是在路上得了伤寒,昏迷了半个多月,跟我同行的兄弟把我拉到了中原。”

    牛奔说道:“到了中原之后,同行的兄弟得罪了一个地主,那个地主是县尉的小舅子,县尉公报私仇,带着府兵到处缉捕我们,我们被逼得没办法,几个兄弟一合计,把县尉和府兵引到其他地方,我们几个偷偷溜回那个地主家,把他干掉了。

    那个地主家里有很多粮食,我们带不走,烧掉又太可惜,看到周围好多百姓都快饿死了,我们就学着先生的样子,把粮食给当地百姓分了。

    那个县尉不知道怎么提前得到了消息,我们才开始分粮食,他们就连夜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已经跑不掉了,我就想着发动百姓跟我们一起对抗府兵,刚开始老百姓还不敢,可是府兵竟然想去封粮仓,还要把我们已经发下去的粮食收回去,要把领粮食的老百姓带回大牢,老百姓当时就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,就再次发动百姓,还跟他们说用布把脸蒙上,这样府兵就认不出来谁是谁了。

    老百姓都被逼得没有活路了,又有我们带头,就都用布条蒙着脸,把府兵干掉了。

    我想着都把府兵干掉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带着大家把县府打下来,然后学着先生的样子开仓放粮,招募人手组建民兵队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招到了一千多人。

    郡守知道我们造反,就派兵去围剿我们,我按照咱们镇远镖局的训练办法来训练民兵,守着县城的城墙,郡守去围剿我们两次都被我们打退了,然后他也不管我们了。

    去年入冬之后,民兵队训练的差不多了,我就带着兄弟们杀了出去,本来只是想打一个县就算了,谁知道天太冷了,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,我看百姓实在可怜,每到一个地方都打土豪抢粮食给他们施粥,于是跟着我们的百姓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周围的百姓都盼着我们快点去,每到一个地方,城内城外的百姓都愿意跟我们一起造反,我们的地盘也就越来越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