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绝色毒医王妃 透视邪医混花都 修罗武神 战神狂飙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都市小说 / 重生之都市狂仙 / 3869.第3869章 斩冥官(加13)

文字设置

3869.第3869章 斩冥官(加13)

小说名:重生之都市狂仙 | 作者:梦中笔丶 | 类别:都市小说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重生之都市狂仙- 3869.第3869章 斩冥官(加13)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一滴血!?

    便是动兵刃,又如何?我自当万死不灭,随欲念永存。

    欲蟒在对秦轩出手之时,便是因为,下方一千六百位通古天尊之中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位通古天尊身上的欲念太重了,如大日之光,甚至让人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幽冥之地,畜生道八十一位冥官,欲蟒却觉得吞这仙一人之欲,便可前进三十名,可见,它对于秦轩的评价与贪婪。

    如此欲力,它根本就是不死不灭的,无人能够将其诛杀。

    不过,欲蟒作为冥官,它也不愚笨。

    既然眼前这仙明知如此,居然还动手,可见对方或许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如此攻伐,能够不承接便不承接的好。

    欲蟒的身躯扭动,以极为怪异的姿态,欲要躲避那一滴血。

    可当这一滴血却直接出现在欲蟒扭曲的身躯下,那空隙之中,忽然凝而不动。

    欲蟒的眼神似乎有一丝变化,然而下一瞬,只见这一滴血便猛然化作了千丝万缕之气,冲入到了欲蟒的体内。

    那身躯扭曲的欲蟒忽然开口,声音之中居然有一丝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什么力量!”

    “该……”

    它的身躯,却在此刻直接凝固。

    不止于此,欲蟒的鳞片的缝隙中,忽然有一缕缕血色的泥土涌出。

    这些血泥直至将这欲蟒尽数淹没,最终,化作了一座碑,隐隐有欲蟒的轮廓。

    虚神之身,却直接被封在这石碑内。

    八十六冥官,畜生道,欲蟒陨!

    滴血杀冥官,若是被那些古帝看到,也会动容。

    秦轩望着这一幕,玄金面下,眼眸也是不由轻轻一动。

    那一滴血,不是寻常之血,赫然是九极浊力之心内的血。

    九极浊力,乃是九大浊力第三重汇聚而成。

    曾经的阴葬圣力,本就可以封万灵入棺。

    但寻常的九极浊力,似乎并不足以斩杀这欲蟒,只能够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秦轩以一滴真正的九极浊力心血出手,看是否能够斩杀这冥官。

    效果,出奇的好!

    秦轩望着这一座泥碑,血碑上,只有那隐隐的轮廓,随之,他便是翻掌,将这血碑震灭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绝对法则下的造物,不愧是幽冥之主。”

    秦轩轻喃出声,他坐拥大帝蟒的记忆,自然知晓何为绝对法则。

    世间法则九等,一为末,九为尊,然而九之上,便号称绝对法则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的绝对法则,是因为这种法则覆盖之地,拥有不可抗衡的权威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上苍的法则面前,绝对法则甚至要高于寻常的上苍法则。

    这种法则,也是大帝蟒曾经渴求的存在,它只知道这绝对法则的强大,却不知道如何凝聚出、修炼出绝对法则,如若不然,它也不会被大帝轰杀。

    根据大帝蟒的记忆中,八神之一的金翅大鹏,是极为接近绝对法则的存在之一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那金翅大鹏甚至可以在大帝面前而桀骜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幽冥的冥官,便皆是那幽冥之主的造物?”秦轩喃喃自语,“寻常之力,根本对冥官造不成什么伤害。”

    玄金面下,秦轩忽然嘴角一挑,“有趣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也落在了这一方天地上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被欲蟒带入到了那巨大的漩涡内,然后出现在了这天地中。

    四周的天地,似乎回到了九天十地的某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可唯一不同的是,这天地内,不曾有生灵存在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漩涡到底是什么,秦轩也不得知。

    他便是踏步,在这天地之中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天地内的法则似乎也与上苍之上的相同,只不过,就在他不曾踏出几步之后,前方的大地塌陷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大地,包括天穹直接崩裂了,仿佛有什么力量,将这世界的一半轰灭。

    秦轩止住脚步,凝眸望去,却看到前方破碎的世界外,却是无尽的流光异彩,像是曾经的修真界星穹般。

    无数的光辉,无数的河流,无数的光团漂浮着,流动着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奇特的世界内,却形成了巨大的面孔。

    一双巨大的眸子,像是足以吞灭一切的漩涡,静静的凝望着秦轩。

    秦轩在看到这一双眸子时,他的心中,居然浮现出了敬畏。

    双膝,不由自主的欲要跪下。

    不过,以秦轩之傲,怎容如此?

    体内,本源震荡,他倾尽全部之力,让自己的身躯便是如此伫立着。

    那一尊存在仿佛受到了这种挑衅,秦轩身遭的世界,猛然间便崩塌了,取而代之,却是无尽的烈火。

    眼前的那一尊身影也消失了,无尽的火焰在焚灼着秦轩。

    恐怖的温度与痛楚,不断的传入到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只是,这对于秦轩而言,便和挠痒痒差不多。

    日以继夜,一刻不得停歇的业火焚身,那是直入灵魂的痛楚,且,在这业火之下,他连昏睡的资格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秦轩轻轻一笑,“六道轮回中,又怎会缺少地狱!?”

    “不过,若这便是地狱的话,还真是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他立足在这火海中,“怎么,就凭这微不足道的痛楚,便想让我低头?”

    如此境地,秦轩居然还在开口,仿佛在挑衅那欲要让他跪下的存在。

    火焰忽然凝滞了,随之,便是那无尽的阴冷,似乎冰封一切。

    秦轩的身躯,也在这冰冷之中承受着无尽的冰封,他的体内天地,包括本源,最终似乎都被冰封住了。

    可秦轩的识海内,业火仍旧在燃烧,那种痛楚,根本不是这小小的冰封能够媲美的。

    “不足为道!”

    秦轩开口了,他的意念似乎发出了声音,传入到了无尽的寒冰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四周的天地再次变化,这一次,是入滚滚油锅。

    秦轩依旧无动于衷,他非但不曾有半点在意,反而想笑。

    刮肉、穿骨、断识,剔感,封念……种种劫难,尽数加诸于秦轩的身躯上,秦轩却依旧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这点劫难对于他而言,就好像是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他这两世一生,早已经将这些劫难历经个够,其中的痛楚,也尚不如他如今所承受。

    一共十八种劫难,对于寻常生灵而言,便足以让他们恐惧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那种心魔劫难,包括漫长岁月中孤苦伶仃的劫难,从身体上,再到灵魂,秦轩都是一个心思,到最后,他甚至都懒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直至十八种劫难尽数破散,秦轩立足在一座巨大的青铜宫殿的门前。

    殿门若通天,四周有两尊顶天立地,无尽巍峨的冥将伫立着。

    秦轩负手而立,他望着这宫殿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劫难,也不过能恫吓恫吓凡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向前踏出一步,一手直接将那巍峨的巨门震开。

    “我倒想看看,是谁在装神弄鬼!?”

    此地乃是六道轮回天,不是幽冥,就算是幽冥,他不在上苍之内。

    其命,也不由他人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