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绝色毒医王妃 透视邪医混花都 修罗武神 战神狂飙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玄幻小说 / 天降鬼才 / 第3195章 二流武者?

文字设置

第3195章 二流武者?

小说名:天降鬼才 | 作者:武异 | 类别:玄幻小说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天降鬼才- 第3195章 二流武者?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裘志平看见华芙朵少女怀春,笑逐颜开的缠着周兴云,一口一声‘师~父’,喊得那是娇媚酥骨。顿时就气得不打一处来……

    冲动是魔鬼,失去理智活见鬼,裘志平想到华芙朵恐怕被周兴云吃干抹净,不知怎么的,气上心头一拍脑,就拔剑刺向华芙朵。

    裘志平刺向华芙朵的时候,嘴巴还不干净,怒发冲冠的大骂‘贱人’。

    这纯粹是冲动,裘志平估计拔剑刺出去后,才反应过来,自己意气用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,裘志平察觉到自己情绪失控,没能抑制住自己对华芙朵的憎恨,显然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刺出去的剑尚且能收回来,可骂出去的脏话,则木已成舟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所幸,意气用事又何妨,裘志平由衷觉得,自己就算打不过华芙朵,也不见得会败北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裘志平武道突飞猛进,今天的他,已经是个荣光武尊。

    其二是,和华芙朵有恩怨的人,可不止他一个。

    裘志平拔剑攻击华芙朵前,就看到华禹孟有意无意的朝她靠拢,大概是想找机会偷袭。

    华禹孟和华芙朵的恩恩怨怨,真是理不清剪还乱,只是碍于周兴云的身份,华禹孟不好直接找华芙朵麻烦。

    今天军事演习,华禹孟早就想冲着华芙朵杀去,狠狠教训下这个孽种!不孝女!

    只不过,华禹孟立即冲着华芙朵去,难免会引起周兴云猜疑。

    周兴云似乎很宠溺华芙朵,所以华禹孟行动时,非常的小心谨慎,他假装无意的、自然而然的、靠近到华芙朵身边,然后与她打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他就能顺理成章,狠狠地动手教育华芙朵。

    裘志平正是留意到华禹孟小心翼翼的举措,才发现紧跟在周兴云身后的华芙朵。

    华禹孟和裘志平明知道自己不是华芙朵的对手,他们怎么还敢找华芙朵算账?

    不不不!裘志平姑且不论,华禹孟真不觉得,自己的武功会不如华芙朵。

    华禹孟不是活神仙,亦或者,包括慕岩、彭长老、白半邪等人在内,所有江湖武者都看不到场外的信息。

    就好比,镇北骑有多强,只有镇北骑的成员知道。

    站在耶律雄天等人的角度,他们得知镇北骑很强,全都是道听途说。

    有道是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华禹孟、白半邪等江湖武者,全都是当局者,他们在尽全力与周兴云等人交战前,是无法判断孰强孰弱。大家真觉得自己能赢!

    诚然,周兴云有天眼,可以站在更高的维度纵览全局,自然就觉得华禹孟找华芙朵算账,纯粹是提着灯笼上茅房……找死。

    就这样,裘志平声先夺人攻向华芙朵,他仗着华禹孟身在一旁,还有恃无恐的讽刺与谩骂。

    裘志平讥讽华芙朵和她母亲一样都是水性杨花,明明和他有婚约,却还向周兴云投怀送抱,真就是一个下贱!不愧是个孽种!

    华芙朵可受不了这气,哪怕她答应周兴云,不会找长盛武馆和天下会的人麻烦,但对方不知死活的跑来骑脸撒野,就不能怪她‘礼尚往来’。

    裘志平在华芙朵眼里就是个渣滓,她要弄死他,一剑就足以。

    不过,华芙朵是个很聪慧的姑娘,她的聪明才智,甚至不会输天宫鸢、许芷芊、韩秋澪,只是术业有专攻,天宫鸢擅权术、许芷芊擅谋略、韩秋澪擅统筹、华芙朵则擅于悟道。

    华芙朵知道现在杀了裘志平,肯定会惹周兴云生气,会挨周兴云骂,所以今天的军演不能杀人。但是,把他打个半残,周兴云顶多无可奈何的说她两句,然后就会一如既往的宽恕她、溺爱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时,华芙朵眼中闪过一缕戾气,瞄准裘志平胳膊肘就是一剑剁骨。

    “孽种休得伤人!”华禹孟也是够关注华芙朵和在意裘志平……

    华芙朵一挥剑,眼看裘志平胳膊肘被剁骨折,华禹孟立刻便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一句,华禹孟的武功,还是相当不错,起码他能在华芙朵的剑下,救回岌岌可危的裘志平。

    甭管怎么说,长盛武馆也是十大名门正派之一。身为长盛武馆掌门人,华禹孟确实有三板斧本领。

    华禹孟真心觉得,自己就算遇上古今第一剑的千尘客,他也有一战之力。哪怕对手是塞露维妮娅,他也可以鏖战八百回合!

    因而华禹孟从不认为,自己的武功会比华芙朵弱。

    以前华禹孟被华芙朵打伤,手筋被她挑断,不是华芙朵的武功比他强,而是他心慈手软了。

    华禹孟心里很清楚,当初他考虑到华芙朵和裘志平有亲事,可以让华芙朵作为长盛武馆和天下会联姻的道具,从而使长盛武馆获得莫大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,华禹孟想动手击毙华芙朵那瞬,他迟疑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牵扯到师门利益,华禹孟肯定觉得,华芙朵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但是,华禹孟不可否认,华芙朵确实出落得风姿绰约,论美貌,华芙朵比她生母还漂亮。

    因此,华禹孟让其与天下会的少舵主联姻,真是一本万利,可以从中捞到很多好处。

    高手对决胜负瞬间,华禹孟这么一犹豫,就败在了华芙朵手里。

    华禹孟至今都很不服气,他无法接受自己败给华芙朵的现实。华禹孟丢不起这个脸!

    所幸,江湖道上的人,大多都觉得他败给华芙朵,是父亲下不了重手,是女儿忤逆不孝的悲剧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华禹孟内心深处,一直沉淀着对华芙朵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华禹孟有没有想过,华芙朵其实是他的亲生女儿?

    不重要!华芙朵是否他亲女儿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没有一丝感情基础,血浓于水四个字,无论是对华芙朵而言,还是对华禹孟而言,都是一句过于理想的屁话。

    在华禹孟看来,他和华芙朵之间,只有仇怨。

    在华芙朵看来,华禹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存在。

    华芙朵在面对华禹孟和裘志平的恶意时,她心中已经没有过往的恨意,有的……就是她面对恶意时,一视同仁的戾气与杀意!

    世俗情感对于华芙朵,皆为一无是处的东西,唯有周兴云的注视,能挑动她敏感的心绪。

    把话说回来,华禹孟临危救助裘志平后,反手一剑便刺向华芙朵脸颊。

    华禹孟出手很毒辣,他虽然不会在军演上杀了华芙朵,但你我切磋‘刀剑无眼’,锋芒要是刮花华芙朵的脸蛋,真的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华禹孟心底认为,周兴云溺爱华芙朵,无非是因为华芙朵生得好看,如果她被毁容,周兴云便不会再宠爱她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华芙朵的心灵,肯定会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“你们罪该万死!”心思细腻的华芙朵,马上就察觉到华禹孟的意图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,华芙朵大概不会在意对手意图刺伤自己脸蛋,比起一副皮囊,握剑的双手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时今日的华芙朵,可容不得别人伤她分毫,因为她是他的朵儿,是完美无缺,是他喜欢的朵儿。

    周兴云喜欢她的容貌,朵儿就会为他献上最美丽的笑颜。

    周兴云喜欢她的身姿,朵儿就会为他献上最妙曼的胴体。

    周兴云喜欢她的一切,朵儿便不容外人毁损她一根头发!

    华芙朵怒意生狞,一剑寒光电掣,把攻向她的华禹孟和裘志平,连人带剑扫飞。

    强大的剑气呼啸而出,逼近华芙朵的华禹孟和裘志平,宛如惊涛海啸下的小帆船,被华芙朵唰滴一剑横扫,削得人仰马翻滚地走。

    华芙朵是二流武者?那是愚者们最后的顽固。

    就这一剑横扫,华芙朵让众人明白,原来二流武者与古今强者之间,居然可以做到仅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华芙朵的心脏异于常人,罕见的在胸部右边,所以按照正常人的方式修炼内力和运行功体,就如同往自家的水缸里丢金币,甭管投入多少,都不可能得到相应的回报。

    不过,华芙朵日积月累的往自家水缸里疯狂砸钱,久而久之,水缸里的金币越积越多,就变成了一个存钱罐。

    当周兴云教会华芙朵御气之道,让华芙朵知道自己并非练武绝脉,而是心脏部位与常人不同,运行功体时只需左右对调,就能把她体内的真气引入正轨,发挥出她应有的内力。

    华芙朵在周兴云的教导下,慢慢摸索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如今她已完全掌控体内的真气。

    华芙朵一旦将逆行的功体正向运作,体内浩瀚无穷的内力,即可勃然而发。

    此时华芙朵就像一个负重锻炼的运动员,突然将身上的负重统统卸下,发挥出她原本该有的战力。

    华芙朵本来就是一个天才,她刻苦努力的负重修行二十年,这一下解除身体禁锢,其内功修为较之六凡尊人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功,他甚至觉得,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古今六绝之一的气宗师,内力存量要比她强。

    而且这只是周兴云的猜测,因为他没有和天龙女切磋过,并不晓得天龙女的内功有多深厚,只能大体推测,华芙朵的内功或许只比她差。

    至于古今六绝的另外五位,周兴云觉得他们的内力,都比不过华芙朵。

    只不过,华芙朵的内力虽然很强,但她有个缺点,就是她的身体,无法承受那般浩瀚的内力。

    江湖协会讨伐水仙阁,华芙朵和无极上人一战,便暴露了她的缺点。

    华芙朵可以将逆行的功体正向运作,从而爆发惊世骇俗的战力,但她的身体未经锻炼,无法适应这股强大的真气,最终导致她不能长时间维持运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华芙朵平日维持‘二流武者’形态的原因,不单止能持续负重修行,还能循序渐进,适应体内的庞然真气。

    周兴云经常陪华芙朵打坐运功,他很了解华芙朵状况,不出意外的话,只需两年时间,华芙朵就能完全掌控体内的真气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的华芙朵,就已经能与古今六绝匹敌,周兴云真不敢想象两年之后,华芙朵完全适应体内庞大的真气后,会变强到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哎,自己收了个天才做弟子,真就放养也能出师。

    把话说回来,此时华芙朵虽然适应不了体内浩瀚如天的内力,但她可以时不时的启动开关,爆发奋力一击。

    就好比拳击手在关键时刻打出重拳一样,华芙朵做不到连环重拳,可她隔一秒出一拳,则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只要对手不是古今强者,华芙朵就不需要超载运功。

    超载运功后身体不适,会引发高烧倒是其次,华芙朵就怕周兴云端着苦口良药逼她喝。

    华芙朵御气而发一剑横扫,剑气就像湖面荡起的波澜,唰滴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距离华芙朵很近的华禹孟和裘志平,无不被其刚猛的剑劲掀飞,像是被巨浪拱着漂的浮板,直接跌出几十米。

    位于华禹孟和裘志平后方的人,也惨遭剑劲波及,无不稀里哗啦的人仰马翻。镇北骑的小伙伴也不例外……

    华芙朵眼里只有周兴云,已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,她可懒得管镇北骑的人,只要没啥事就不碍事。至于敌对方,死人也不是事。

    华禹孟和裘志平不敌华芙朵,双双扑街滚地,他俩冠帽被掀飞,衣袍被刮破,披头散发很狼狈,就连手中的剑都脱落了。

    周兴云目睹华禹孟和裘志平,地上打滚几圈即弹射起身,并还咬牙切齿的怒瞪华芙朵,仿佛觉得自己蒙羞了。

    知足吧!周兴云只想对他俩说,华芙朵没杀你们就该感恩戴德了!

    周兴云由衷感到庆幸,华芙朵有好好听话,没有干出令他焦头烂额的事。

    刚才华芙朵那一剑横扫,没把真气压缩成线,以至于气劲溃散,只能把人冲飞。要不然,剑气压缩成一缕锋芒,华禹孟不好说,裘志平肯定被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周兴云正在庆幸华芙朵有好好地手下留情时,叫他惊出一身冷汗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华芙朵不再乖乖地待在他身后,嗖地一跃冲了出去,乘胜追击落在华禹孟身前,长剑朝着他耳朵削去。

    周兴云见状大惊失色,自家美女徒弟明摆着要割了华禹孟的耳朵!

    「(祝福所有书友新年快乐,以及感谢:亞瑟可可、书友62341224、如虫一、小晓月呀、不认识瓶邪、十几个567等,近期捧场和投票的朋友。谢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。)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