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日月风华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宝鉴 战皇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都市小说 /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 / 第1062章 蓝心湄,死百次也不足惜

文字设置

第1062章 蓝心湄,死百次也不足惜

小说名: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 | 作者:水澜安 | 类别:都市小说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- 第1062章 蓝心湄,死百次也不足惜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看到漂亮小姨,小家伙又喜笑颜开,看来是个颜控,搞不好还是舔狗,未来不知道会被哪个漂亮女人给治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们的宝宝也这么可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时倾澜回病房的路上,还轻抚着自己隆起的小腹,唇角含着些许笑意。

    薄煜城低低地轻笑着,“要是我们的宝宝丑成这样,我就该怀疑是不是抱错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个孩子真的丑,真的。

    时倾澜斜眸瞥他一眼,“刚出生你指望着能漂亮到哪儿去啊?到时别真香警告。”

    薄煜城低笑了一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但就在两人往病房走时,旁边倏地响起一道惊呼声,“啊……倾月女神!”

    闻言,时倾澜随即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她转眸望去,只见一位年轻的孕妇挺着大肚子,兴奋地向她跑了过来,身旁的丈夫慌得连连追上她,“你慢点!”

    年轻的孕妇惊喜地看着时倾澜。

    她临近预产期来医院待产,却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她,不禁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她打量着时倾澜。

    孕期已足六月的女人,不再似婚礼时那般身形苗条,虽然身材仍旧很好也未发胖,但小腹却明显地隆起,“你怀孕了!”

    她诧异地伸手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时倾澜面露些许无奈,也是没想到会在医院遇到粉丝,虽然似乎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她轻笑着点了头,没再隐瞒。

    那孕妇不禁激动,“真的啊!真没想到会在妇产科遇到你!倾月女神怀孕了没公开竟然被我先发现了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孕妇笑得眯起眼,旁边丈夫无奈。

    他抱歉道,“不好意思啊倾月小姐,我老婆怀孕之后就比较神经大条,她一直拿你的歌给孩子做胎教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时倾澜轻弯了下唇瓣。

    男人忙扶着年轻孕妇走了,“你啊,都快生了能不能稳重点,倾月小姐没公开肯定不愿意让人知道,你还跑过去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激动嘛!我磕他们两个cp好久了,真的甜,倾月怀孕了我也开心嘛!”

    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那对夫妻的交谈。

    薄煜城轻搂着旁边的小娇妻,“慢点走,当心别摔到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南曦月被蓝心湄推倒早产,甚至还导致产后大出血差点没了命,薄煜城看到时倾澜隆起的小腹便觉得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妻子孕初期时,他便觉得孕妇脆弱,寸步不离,后来实在犟不过她,允许她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工作,几个月来都平平安安,他稍许觉得孕妇没有他想得那么脆弱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看来还是脆弱,脆弱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阿城,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宣布一下这件事了。”时倾澜侧眸望向男人。

    薄煜城绯唇轻勾了下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在这之前……是不是还有个人该处理了?”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倾澜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是该处理了,早就。

    她眼眸里流转着些许凉意,“我哥,应该比任何人都想处理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局,临时监禁处。

    蓝心湄披头散发地跌坐在地上,她精致的妆容已经被哭花,晕开的眼线顺着眼角滑下,看起来像女鬼似的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她紧紧地攥着拳,整个人都看起来好不狼狈,但怎么哭都没有人理她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铁门终于被缓缓地推开。

    蓝心湄闻声抬起眼眸,却见两道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,心底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,她瑟缩着往阴暗的角落里面躲了躲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——”

    沉冷而铿锵的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皆穿着黑色西装,冷峻的面容间有几分愠怒,看着蓝心湄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冰冷且嫌恶,漠然且果决。

    “薄……薄爷……珏爷……”蓝心湄嗓音微颤。

    她还想继续装可怜博取同情,通红的眼眶里泪水打转,“珏爷,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我没有推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南曦月的情况具体怎么样。

    只清楚,她的下场将会跟南曦月和她腹中的孩子息息相关……一旦他们母子有什么事,时卿珏恐怕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没推?”时卿珏的嗓音似寒冰。

    他蓦地将一枚u盘甩到蓝心湄面前,“监控录像记录得一清二楚!不是你推的,难道是鬼吗!”

    闻言,蓝心湄瞬间花颜失色。

    时卿珏虽平素性子冷,但他却从来不打女人,若是真有哪个女人活该被处理,也都是命他下属去做的,但这次他却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他蓦地伸手抓住蓝心湄的头发,直接用力将她给提了起来,“你该死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”蓝心湄惊慌地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但她惊叫声还未彻底落下,便倏然觉得有个冰凉的东西,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薄煜城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枪,直接子弹上膛抵住她的太阳穴,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”蓝心湄再次吓得尖叫。

    她瞬间花颜失色,“不……不要开枪!我错了……我真的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女人崩溃地跌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昔日的蓝心湄有多么光鲜亮丽,如今的她就有多么狼狈不堪,甚至还被这把随时会要了她命的手枪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一股腥骚味在监禁处弥漫了开来。

    时卿珏有些嫌弃地蹙了下眉,“知道错了有用吗?蓝心湄,你死一百次都不足够弥补导致我夫人产后大出血的过错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蓝心湄被吓懵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怀过孕,但她也是女人,知道产后大出血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这可是危及性命的事情啊!

    蓝心湄目光空洞,“大出血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,南曦月遇到了这种事,时氏财阀绝对不可能放过她!

    时卿珏睥睨般的低眸望着她,“现在再想求饶已经晚了,蓝心湄,你早就该为你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,以前……白璟辰对你宽容,但如今我们绝对不可能轻饶。”

    蓝心湄突然崩溃地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宽容……白璟辰又何曾对她宽容过?

    她那般爱慕他,在他面前低贱如草,却从来不曾获得过他哪怕一秒的青睐!

    只有嫌恶,甚至漠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