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绝色毒医王妃 透视邪医混花都 修罗武神 战神狂飙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科幻小说 / 异世无冕邪皇 / 第2492章 比琴

文字设置

第2492章 比琴

小说名:异世无冕邪皇 | 作者:半块铜板 | 类别:科幻小说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异世无冕邪皇- 第2492章 比琴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沐华裳今日算是盛装在身前来赴宴,原本她也没想过来,但听到九弦弹奏的那一曲抚柳青杨的时候,就没忍不住,跟着父亲沐言哲从青溪潭飞到了仙桃园。

    其实她早就到了园外,但之前听到琴曲,一时被曲中动听的音律所吸引,没有过来打扰,直到听完,但一时技痒的走进仙桃园。

    而沐华裳的出现,立时为仙桃园增色不少,不过认得沐华裳的人几乎没有人,园子里的众人还疑惑,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,为何生的如此娇俏可人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疑惑之时,沐华裳方才款款走进,她先横了一眼风绝羽,就这一眼,让后者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前两天,风竹楼外一面,风绝羽记忆犹新,还记得当时女子误会了自己是鸠狂杰,把他劈头盖脸的损了一堆,之后没给风绝羽辩白的机会,便离开了风竹楼,印象中,风绝羽对此女的评价是大小姐气,执拗不好惹。

    而一般情况下,对于这种女子,风绝羽采取的策略就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,只要对方别招惹自己,那么吃点亏也就认了,这个世上,谁还没吃过亏,只要别伤着自己,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所以沐华裳横他那一眼,风绝羽全当没看见,也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好在沐华裳没把他当回事,这次是奔着九弦来的,沐华裳扫了他一眼之后就直奔九弦道:“素闻九弦真人抚柳青杨乃七霞第一神曲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不知真人有否雅性,小女也有一曲,请真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沐华裳一来便道明来意,而绝大部分不知道她的来路却能听出这是故意来比试的,顿时觉得有趣,先前那个何忠和离落是九弦的死忠,闻言之下便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何忠站起来道:“请问这位姑娘是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何忠原本想先问姓名,再说一些恭维九弦的话,如此一来,维护了九弦的面子,还能让女子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但他的话只问了一半,沐华裳便扫了他一眼,不屑道:“你还不配与本姑娘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一下,何忠老脸通红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一门之主,再济于七霞也小有名气,被人当面贬低,再怎么着面子上也挂不住不是。

    何忠顿时火大道:“姑娘,在下并无恶意,为何姑娘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沐华裳冷眼一瞥,也不多说,直面九弦道:“真人,可否借琴一用?”

    九弦为人谦虚,到没有跟沐华裳一般见识,只是武曲幻音筝乃是他的法器,说借吧有点不忍心,不借吧,显得自己特别没有风度,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而这时,离落看出九弦为难了,站出来就要说话:“哎,我说你这女子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”他话刚说到一半,风绝羽便轻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离落一怔,看了一眼风绝羽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交谈甚欢,风绝羽虽然能看出离落有点吹捧奉承九弦的意思,但此人的心肠绝对不坏,凭着之前有过交谈,他想提醒离落,千万别惹事生非,因为他知道,这女子的修为不一般,至少跟九弦是一个级数的。

    离落有点没看明白,但这时,风绝羽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说话,离落很聪明,顿时豁然开郎,也不顾好不好意思,一屁股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沐华裳饶有兴致的看了风绝羽一眼,也未作表示,到是九弦打了个时间差,意识到来人不简单,片刻的为难之后,九弦笑着站了起来,离开座位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:“姑娘有此雅性,我等自是求之不得,姑娘,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沐华裳盈盈一礼,春色满园,随后她坐下,纤纤十指抚于武曲幻音筝之上,慢慢的弹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没有人觉得沐华裳的琴曲造诣胜的过九弦,可是当弦音启动之后,众人顿时被一股大气磅礴的音律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与抚柳青杨的曼妙音律截然相反,沐华裳看似柔美圣河,实则她弹的却是一曲大江东去、云翻浪滚的曲调,筝中琴音起初平和,宛若平静大海无风无浪,但随后调子一转,似乎浪涛乍起、云翻雨覆,变得急亢激烈了起来。

    沐华裳的指法越来越快,仿佛大海上先风后浪,再波涛汹涌,慢慢的,浪至高而成啸,琴中产生了交鸣之音,天雷滚滚、山摇地动,若有千军万马在云雾中奔啸而走,这种音律跟抚柳青杨恰好背道而驰,以高亢为主,走的是荡气回肠的路子,到是与她的样貌和气质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不过曲有意境,很快就让人深陷其中,人们仿佛看到的大浪淘沙、云滚波翻,确实过瘾的很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曲多半有些曲外之意了。

    沐华裳的曲调是没有名字的,但大浪淘沙的本意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流,也就是说,她奏此一曲,不管本意上有没有把九弦攀比的意思,曲调上到是有了,而且貌似暗指九弦与之相比还差了一筹,听的九弦先前还融入意境之中,点头赞叹,慢慢的却是皱起了眉毛。

    风绝羽也有些不悦,因为这种场合多么和谐啊,你要是攀比音律才华来就是了,随便弄一首差不多的,让大家饱饱耳福什么的都行,可沐华裳偏偏弄了这么一曲,弄的人多尴尬。

    是,从音律上,风绝羽能听出此女在琴术上浸淫不短,而且造诣颇深似乎比九弦还略高一筹,可就算如此,也不是你炫耀的本钱吧。

    不仅风绝羽和九弦,到了后来,很多人都听出琴音之中含有岐意,纷纷哑然,并不住的打量九弦。

    九弦的脾气是好,可是也不会随便让人挑衅什么都不说,渐渐的,九弦的脸上笼罩上了一层蕴色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坚持将沐华裳一曲听完,继而跟随从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沐华裳一曲奏毕,方才起身,道:“献丑了,老人家,不知小女这一曲如何?”

    九弦脸色有些难堪,不过这是在鸠奇木的寿宴上,他并没有发作,怔怔的看了沐华裳半晌,九弦忍了下去,笑道:“姑娘,老朽没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沐华裳笑了笑道:“老人家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九弦闻言苦笑:“没什么,姑娘的琴术确实高超,犹在老朽之上,老朽佩服。”九弦这么说,是刻意容忍,毕竟不谈音律,九弦能当众认服,那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说,跟着沐华裳来的沐言哲,就觉得九弦这人值得敬重,于是道:“丫头,差不多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沐华裳嫣然一笑,再度令现场群修咋舌,其实九弦认输了,这事儿也就到此为止了,且不说后来人们将如何谈论,九弦平白无故让人折了面子这种事就不怎么和谐,别看沐华裳琴术惊人,但此时认同她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九弦不想惹事生非,大事化小,这会儿没准会有很多人跳出来给他鸣不平。

    但九弦不想追究,那也就罢了,谁也不会乱说话。

    可正当众人以为此事到此为止的时候,沐华裳却是转身说了一句:“抚柳青扬神曲,也不过如是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句话就不妥当了,一瞬间,不满于女子高傲的目光纷纷投向沐华裳,而九弦的脸则是红到了脖子根上去了。

    离落没忍住道:“姑娘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赢都赢了,何必落井下石呢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沐华裳一转身,看向离落道:“你又是谁?区区妙渡前期,有什么资格替他抱不平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离落刚要反击回去,这时,风绝羽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九弦是好脾气,他可不是,这女子故意来找茬欺人太甚,关系是风绝羽看不得九弦这种老实人被欺负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截住离落的话道:“姑娘,在下也有一曲,不知姑娘是否有兴趣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无数目光向他投来,所有人都露出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其实众人都知道九弦的琴术无比高深,却从未见过风绝羽展露琴术,沐华裳的琴术还在九弦之上,众人有些惊讶,风绝羽怎么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。

    说到原因,事实上也不难猜,只因沐华裳羞辱了九弦。

    沐华裳转过身,看向风绝羽,她还以为风绝羽就是鸠狂杰呢,上下一打量,失声笑道:“小女子适应并未在意,原来鸠公子也在啊,听说鸠公子喜好不凡,想必琴艺也不差,既然如此,听听又如何?”

    沐华裳没把风绝羽放在眼里,是因为她觉得眼前这个人是鸠狂杰,而此言一出,到是让众人疑惑了。

    鸠公子?

    这位前辈不是成空吗?

    哪来的鸠公子?

    虽然疑惑,众人也没有挑明,而风绝羽则是微微一笑,走到九弦身边道:“道兄,可否借琴一用。”

    九弦愣了一下,知道风绝羽要替自己找回场子,当下抱以感激的目光,不过也在同时提醒道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点了点,假模假式的坐了下去,双手抚琴,但没有马上弹奏。

    沐华裳一看,鄙夷的笑道:“怎么,鸠公子,曲子太多,不知弹哪一首吗?咯咯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笑了笑道:“姑娘说的不对,在下会的曲子实际上很少,只有一曲,不知姑娘敢不敢听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沐言哲到是愣了一下,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沐华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风绝羽的奸计,轻蔑道:“你敢弹,我就敢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姑娘且听好,呵呵,也许曲子不好听,姑娘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弹吧。”沐华裳往那一站,根本没把风绝羽放在眼里,是的,一个妙渡期的弱者,她怎么可能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想法也就是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当风绝羽拔动琴弦的时候,沐华裳就这么觉得了,相反,沐华裳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铮……”

    一弦动,仙桃园的满园春色顿时化作冰冷阴风,刹那间,一支令人绝望充满死气的曲子凄凉奏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