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热门搜索:神朝风云 第八四五章 丑鸡的异类大军,我死后牌面很大-一品修仙最新章节神朝风云 第八四五章 丑鸡的异类大军,我死后牌面很大txt下载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神朝风云 第八四五章 丑鸡的异类大军,我死后牌面很大

龙腾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一品修仙| 作者:不放心油条| 类别:武侠修真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一品修仙-神朝风云 第八四五章 丑鸡的异类大军,我死后牌面很大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大荒一直有一种大家都默认的默契,亦可以说是底线,甭管是哪个势力,哪个种族,都不会去逾越这个底线。

    若是大势力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戮弱小的,大种族可以毫无顾忌的灭了小种族,大荒也不会有今日的繁荣。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,大家其实都在相互监督,逾越者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妖国的存在,以前的确是因为妖国内有顶尖的强者,可后来就不是了,现在的妖国,别说封号了,有没有道君,妖国内部自己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的确可能是有那种避世修行的大佬,但现在谁都没见过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妖国内乱,群妖自己打出了狗脑,其他势力都是坐山观虎斗,没有插手的意思,也没有调停的意思,同样也没有势力想要趁机在妖国搞事情。

    牵扯到种族之间的对立,弄不好就会变成捅了马蜂窝,引起更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妖国的群妖,其实也知道这些,他们自己搞事情,也不会去牵扯进来周边的人族势力,如此,他们可以放心的内斗。

    可现在,群妖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大燕的云帝化身亲临,南蛮之地黎族三巨头,还有北方来的一位不知名强者,再加上魁山山鬼都化出投影驾临……

    基本上将天南海北,有话语权的势力全部囊括进去了,这些人若是达成共识,在场的群妖,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而这群妖族陨落的话,本来就有些青黄不接的众妖族,可能就有一些妖族内部,会出现高手断层了。

    而出现的这几个还没完,这几个人出现之后,就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不远处的大河里,开始奔涌出黄色的水,水浪翻卷,化作水浪冲出,崔老祖脚踏黄泉,裹挟着可怕的气息,从水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崔老祖见到众多高手,微微一怔,他也没料到这么快,就有人走到他前面了。

    他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便施展遁法,星夜飞驰,就要第一时间赶到,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三眼妖母的龙子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特别的龙子,可能跟秦阳有很大的关系,死了,那最大的情报,可能也只有两行字了,而且还未必能亲眼看到。

    崔老祖驾临,跟着,又一个人影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人群里,等到他出现的瞬间,几个高手才发现他。

    “人族的一字诀。”

    烛龙的化身,盯着第二剑君,心里莫名的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只有人族的一字诀,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,而且,他还确认不了到底是哪门一字诀,毕竟不同的人,哪怕修成的是同一门一字诀,演化出的神通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这次只是忽有所感,心血来潮,这些年来,他特意关注的人里,秦阳绝对是排在第一的,但他也没想到,只是一个名字,连修成一字诀的人族强者,都会亲自驾临。

    烛龙再次抬头,看向西南方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小僵尸,既然来了,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西方尸气冲霄,煞气奔涌,化作黑云,面色铁青的尸魁按下云头,礼貌的跟各位大佬见礼。

    “秦将见过诸位前辈,晚辈只是想看一看,并无他意,还望诸位前辈莫怪。”

    仡楼听到这个名字,尤其是姓秦,瞥了一眼尸魁,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,嘿嘿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就是,没人会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秦将一听,连忙道谢,顺势来到黎族这边,低眉顺眼的,跟个小晚辈似的,站在几位大佬身后,算是先抱住一根粗大腿再说,毕竟尸骨脉,不太招人待见。

    紧跟着,天边虹光飞来,横跨数千里之地,转瞬之间,五行山宗主长秋雨带着小人魔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呢?”仡楼冷哼一声,似乎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长秋雨连忙先见礼,完了才略有些尴尬的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见谅,是晚辈苦口相劝良久,才劝住了师尊,没让他来,我这是代我师尊前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透,仡楼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?那老不死的来了,还能打爆我的头不成?”

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……”长秋雨干笑,他还咋说,说不是吧,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说是吧,这俩闹别扭的长辈,指不定真的会去干一架。

    再说,他不让他师父来,还不仅仅是这个原因,他师父这些年脾气越来越爆了,会跟老伙计干架就算了,反正这俩知根知底,谁不知道谁,打一架权当是热身了。

    可万一他来晚了,三眼龙母的龙子,已经被妖族的人干掉了,连尸体都没了,以他师父最近的脾气,指不定就火气上头,什么都不管了,先打死十个八个大妖撒气。

    这边话还没说完,就见远处,又有一只展翅三千丈的巨大黑鸟,急速飞来。

    黑鸟的脑袋上站着一只浑身赤金色羽毛的金乌,小嘴抹了蜜,正在疯狂输出。

    “废物!也就一百多万里的距离而已,你竟然飞这么久,还飞错了方向,要你这种蠢货有什么用?

    我告诉你,要是那个什么龙子被人宰了,我们得不到秦有德的信息了,我就把你塞进蠢猪的汤锅里炖了!

    不,把你送给黑皮,让他把你活吃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鸟背上,正抱着饭桶的黑皮,忽然抬起头,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饭!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黑皮略有些失望,只要沾到吃,他的智商立刻飞速攀升,当然听出来,丑鸡肯定是不会把坐骑送给他吃了。

    “话说,至于全带上么?”素长欢忍不住念叨了一句。

    哪怕她都觉得,丑鸡着实有点太那个什么了。

    黑鸟的背上,真龙血脉的黑驴、不成狗形的影帝、还在加班加点熬汤的金猪、抱着饭桶的黑皮、龟壳少年黑影、还有侧面,还有一个拥有八根触手的海族大妖,抱着一个砗磲壳做成的猫窝,里面有一只大橘正在呼呼大睡……

    丑鸡这是硬生生的拉来了一只异类大军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咱们是要撑场子,万一那些妖族不给面子,要动手了,总得有点底气,最后实在不行了,把大佬也叫醒,我还就不信了,我看看谁敢不给脸。

    万一消息是假的,那咱们就顺手把那个三眼龙母给宰了祭天。

    不过啊,我觉得,这事听着不靠谱,实际挺靠谱的,那种语气,还能干出来这种事,肯定是秦有德没跑了。”

    丑鸡站在黑鸟的脑袋上,挥舞着翅膀做战前动员,只可惜,这些货,一个比一个咸,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打架的。

    黑鸟飞着飞着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下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自己看吧……”黑鸟有些委屈,它怎么飞啊,前面一堆它惹不起的大佬,气势都快凝固了。

    丑鸡回过头,也吓了一跳,不过还是看到不少熟人,到底是一直跟着秦阳的,认识它的人也有一堆,大家现在谁不知道,这个跳的欢的金乌,是秦阳的法宝元灵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这个名头傍身,一个强大的法宝元灵,整天带着一件强大的法宝,还是无主之物,早就有人打昊阳宝钟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哈,原来你们也来了啊,我就来看看,看看,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群妖全部装死,三眼龙母也快吓软了。

    她的本意,只是借一下秦阳的势,保住她儿子和她自己就行,能不能借到势,她心里其实也没谱,刚才她其实都以为今天要死在这了,都准备好了搏命,拉几个大妖垫背。

    哪想到,借来的势,强的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就这,她认为大概率能借到的势,大嬴神朝的新帝,目前大荒明面上的第一高手,到现在还没出现呢。

    三眼龙母自己都吓的后背发凉,得亏她这次说的半个字的假话都没有,完全属实,若不然的话,耍了这么多大佬,她肯定死定了。

    烛龙感应了一下,似乎没有人再赶来了,就算有,应该不是快到了的,他瞥了一眼群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群妖如蒙大赦,一个个夹着尾巴转身就逃,一刻也不敢多留了。

    群妖逃完了,烛龙指了指三眼龙母。

    “让大家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三眼龙母不敢多言,招来无根之水,将小屁孩冲刷了一遍,然后将其翻过身,背上两列大小不一的字迹胎记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丑的自成一派,肯定是秦有德亲笔。”丑鸡伸长了脖子,只是扫了一眼,立刻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其他人轮番上来摆弄小屁孩,结论也都一样,胎记是先天带着的,不是后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再将呆呆的小屁孩翻过来,观察小屁孩眉心的符文印记。

    “秦阳的印记。”丑鸡又是第一个下结论,要说这里谁最了解秦阳,肯是它没跑了。

    丑鸡伸出一只翅膀,想要去触碰一下印记。

    三眼龙母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见那印记里,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力量,瞬间将丑鸡的翅膀弹开,丑鸡翻转着飞了出去,火大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没良心的,死了就了不起么,这才几百年,就不认人了啊!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,没忍住,都上去试了试,全部都被弹开,谁都不能去触碰,就连烛龙的化身去触碰,手也如同触电一般,瞬间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\b烛龙细细感应了一下,神情略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不应该的,只是秦阳的印记,不应该有这么强的力量,连他都不能触碰。

    丑鸡凑到三眼龙母身边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眼龙母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这儿子,是不是秦有德的?

    你儿子的天赋,再加上你的实力和血脉,怀个几百年才生下来,倒是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你说实话,这要是秦有德那瘪犊子的儿子,那我以后罩着他。”

    三眼龙母倒是挺想碰这个瓷,让秦阳喜当爹,就目前的情况看,她巴不得如此呢,他儿子以后在大荒横着走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惜,当着这堆大佬的面,再看这堆大佬一个个都竖起耳朵的模样,她是真不敢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三年前,我误入一方秘境,被那里残留的可怕庚金之力侵蚀,难以祛除,只能以那庚金之力交感,孕育出一子,让他吸收了所有庚金之力,出生后便是如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,秦有德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,他怎么可能悄悄的跟人生了孩子我都不知道。”丑鸡哈哈一笑,不知道它在得意什么。

    一堆人确认了半晌,字是秦阳亲笔书写的,印记是秦阳留下的,印记里的可怕力量,肯定也是秦阳留下的。

    但问题来了,秦阳死了,他怎么在三年前才开始孕育的龙子身上留下这些的?

    可惜,这个问题,被一堆大佬心照不宣的当做不存在,谁都没提,心里有数就行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不想惹事的烛龙,看着这个呆呆傻傻,不哭不闹的幼龙,忽然临时起意,想带走抚养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丑鸡第一个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烛龙眯着眼睛看了看丑鸡身后的异类大军,丑鸡不甘示弱,瞪着眼睛,回瞪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强抢?给脸了是吧?”

    瞬间,正在吃饭的黑皮停了下来,抬起头,愣愣的盯着烛龙。

    胖成一坨,趴在那睡觉的影帝,抖了抖肥肉,站了起来,虽然它站起来也看的不太明显。

    熬汤的金猪,将俩后腿从汤锅里缩回来,睡的正香的大橘,翻了个身,用爪子捂着脸继续睡。

    烛龙的瞳孔深处,倒映出的景象,瞬间化作漫天凶煞之气,恍惚间,他目中望去的半边天际,凶煞之气化作重重恶相,狰狞的朝着他嘶吼。

    烛龙眨了下眼睛,瞳孔深处倒映出来的景象瞬间消散,他不禁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这个秦阳,可真的是胆大妄为,一介凡人之身,养了这么多绝世凶物,竟然还能活二三百年,成就一身本领,他的命可真硬。

    哪想到,现在死了,还能搞出来这么多事,整个大荒都被他挑动,可真能折腾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提一下而已,再说,我住的地方,也不太适合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烛龙丢下一句话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回到了永夜之地,烛龙的脚步微微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,神情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刚才竟然还有一个人在,为什么我刚才一直没发现他?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,可否到南蛮一叙?”仡楼对蒙毅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有些事,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是没法说的,也没法说的太明白,他们来,只是为了亲自确认一下一些事而已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蒙毅沉默了一下,应下了仡楼的邀请。

    仡楼再看了一眼还在盯着龙子看的崔老祖,也发出了同样的邀请。

    崔老祖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,他就是想知道,秦阳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这个龙子的出现,就是一针强心剂,让他愈发确认,秦阳终有一天会归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都走完了,反正要交流也只能私下里说,不可能在这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最后只剩下丑鸡带来的异类。

    丑鸡昂首挺胸,很是仗义的道。

    “龙母你放心,这孩子身上的胎记都说了,秦有德是他的大恩人,那我肯定不能让这孩子夭折了,这不是打秦有德的脸么,你放心,以后我们就在这待着,孩子就交给我带。”

    三眼龙母没道理拒绝,她现在状态太差,实力暴跌,她还真怕妖国内有不长脑子的家伙,觉得有机会,会来刺杀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咋咋呼呼的家伙,带来的一堆异类凶物,在她看来,有智慧的起码还可以归为妖族,相对来说,比人族更能接受点。

    丑鸡也没问其他人意见,反正有坐骑,有事了再回去就行,现在先在妖国待一段时间,顺势再给秦有德拓展一下地盘。

    妖国多了一堆异类,除了影帝想长待在幽灵号之外,其他人都觉得无所谓待在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族,做好了各种防护的密室里。

    黎族三巨头、神牛、蒙毅、崔老祖,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“我族中记载,上古地府之中流传出的秘密,他们构建出上古地府,便是为了构建出死后的世界,上古崩灭,便与这件事有关,如今看来,他们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仡楼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蒙毅沉默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“秦阳去了亡者的世界,只是我也没想到,他会用这种方法传回来信息,也没想到,上古地府之中辛密,已经开始应验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三年前才开始孕育,而且是龙母与庚金之力交感所育的龙子,身上带着的印记和信息,不可能是在孕育的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那就只可能是在孕育之前,就已经定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察看了那位龙子,他的神魂纯净之极,跟刚刚降生的孩童,没有任何区别,但是我可以很确定,那位龙子是从亡者的世界里,往生回来的,就是不知道他此前是谁,得了如此大机缘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,麻烦的事情才刚刚开始,今日那位不知深浅的强者,都被惊动了,亲自出现,还不知道会惊动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往生啊……”蒙毅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也没料到,事情会这样发展,这次的事闹的太大了,普天之下,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想来秦阳自己,恐怕也不会料到,他留下一点信息而已,却会闹成这样。

    仡楼所说的,惊动其他人,还能是什么,隐藏起来的强者,还有大势力,甚至是明面上看,已经覆灭的上古地府和上古天庭。

    多少强者,求长生不死,最后寿元耗尽,退而求其次的,可不就是往生,再来一世么。

    求的就是这种机会,可以重头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若是有一次,就有第二次,这不就成了另一种长生不死了么。

    然而很可惜,哪怕是封号道君之流,也从来没听说过谁有往生出第二世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有一个现成的例子摆在眼前,而且还可以算是铁证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