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热门搜索:神朝风云 第七三六章 秦阳真是有心了,阴悖兽大出血-一品修仙最新章节神朝风云 第七三六章 秦阳真是有心了,阴悖兽大出血txt下载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神朝风云 第七三六章 秦阳真是有心了,阴悖兽大出血

龙腾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一品修仙| 作者:不放心油条| 类别:武侠修真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一品修仙-神朝风云 第七三六章 秦阳真是有心了,阴悖兽大出血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最近天下看似太平,什么大事都没有发生,但是不少传承久远的大势力内,或者是大族里,却有些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田氏祖宅,被秦阳救下来的那位田氏老妪,一手揪着田老祖的耳朵,一面喷的田老祖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我才死了几年时间啊,田氏竟然被你折腾到这种地步,你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作威作福,高高在上不知道多少年的田老祖,半蹲着身子,配合着让田氏老妪揪耳朵,苦着脸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还几年?照你这么说,这天下人,能活的了这几年的,全部都是有名有姓的,掰着指头一个一个数,都能数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,只敢在心里逼逼两句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也知道了,他这位亲姐姐,记忆缺失有点大,以她还记得的事情算,还真是没过去多少年,说几年也不算太过分。

    耳朵都快被揪掉了,田老祖却还是甘之如饴,活到他这个岁数,别说同辈的血亲,往日的故人了,就算是玄孙的玄孙辈儿,还活着的都没几个了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个亲姐姐蹦了出来,还活着,甭管是不是变的不人不鬼,这不重要,有的是资源和方法,让他这位亲姐,好好的维持着清醒理智,转修鬼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对于大势力来说,还是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意外身亡,只有残魂被魂灯接引回来的人,转修鬼道的成功率算是最高的,虽然成功率也挺感人,至于重塑肉身,重新再来,自己做做梦就得了。

    没有类似整株完整的暗夜优昙花之类的至宝,还是赶紧早点安息吧。

    田老祖乐呵呵的挨喷,整个田氏内部的风气,也从原本的徐徐渐进,直接变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确认了秦阳说的话是真的,田乱宇跟秦阳的关系特别好,再加上拿田老祖跟新的扛鼎人田乱宇一对比……

    田氏老妪看田乱宇那叫一个顺眼,忽然就成了田乱宇的大靠山。

    田氏老妪不喜欢第二剑君这个名字,就喜欢田乱宇,因为这个名字,又是将田老祖一顿喷,多好的孩子,硬生生的被逼的离家出走了,还是人么!

    田氏的高层,表面上都尊敬这个新冒出来的古董长辈,可心里未必在意,不过没关系,虽说田老祖平日里跟放养一样的管理,但牵扯到他姐,那支持力度,瞬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就因为有人背后嚼了两句舌根,当天就当众打残了三个,这个时候,田氏的人才忽然想起来,田老祖平日里再温和,那也是田氏的天。

    那些血脉隔了不知道多少辈的后辈,可能从他们出生到死亡,田老祖都没见过人,甚至可能连名字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活了几万年的孤寡老人来说,说句难听的,这些后辈全加在一起,也比不上从小将他带大的亲姐。

    往日里的温和,说好听点是放养,更多的其实只是不在意,很难在意而已。

    田老祖跟年轻了一万岁一样,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记忆不全的大姐,心里最大的遗憾,总算是被弥补了。

    这次承了秦阳的人情,算是完全心甘情愿的一次,秦阳要是有什么需要,他绝对会问都不问就答应下来,全力去做。

    只可惜,秦阳什么话都没带回来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这就让田老祖心里感觉过意不去,总要做点什么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思来想去,想到最近朝堂上的事,眼看新帝登基之后,一切都稳定了下来,慢慢的就有人开始有点别的想法了,小的苗头已经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之后,田老祖觉得,田氏适当的表达一下态度,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朝会上,刚开始,就有一个御史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臣唐鹏,有本上奏,西境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话刚起了个头,另外一个往日里不太说话的御史,立刻迈出一步,很不客气了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臣田鹏飞,亦有本奏,弹劾御史唐鹏……”

    这田鹏飞,语速不快不慢,抑扬顿挫,引据经典,不吐脏字,却硬生生的将唐鹏喷的面色铁青,就差当场咽气了。

    一旁耷拉着眼皮,颇有些高手寂寞的喷王之王罗良,都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御史姓田,田氏的田。

    稍稍有点背景的都知道,这个御史,其实就是田氏在朝堂上的喉舌,平时不说话,说话就代表着田氏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顿乱喷结束,场面瞬间变得死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日子,沙海荒漠颇有些不太平,虽然那边就没太平过,但这次明显是有大战趋势了。

    轮转寺和尸骨脉之间的矛盾,愈演愈烈,据说是因为尸骨脉出了一位绝世天才,崛起势头颇有成气候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然后,轮转寺那些看起来老实的大和尚,竟然趁着那位尸骨脉天才外出之际,派了四个大和尚埋伏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埋伏成功了,倒也罢了,死了的天才,顶多就是加深一下俩天生不对付势力之间的仇恨而已。

    问题是,人没死,不但逃了,还趁着大和尚追丢了人,放松了点警惕的时候,杀了个回马枪,给一个大和尚开了瓢,身上开出了十几个血洞,一身金血被夺了大半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呢,又发现,尸骨脉内出了叛徒,行踪就是尸骨脉内的一个骨头架子送给大和尚的。

    这下就热闹了,尸骨脉发现远远低估这位尚未成气候的天才了,再加上被人骑在头上拉翔,不打回去还要脸面么?

    于是乎,沙海荒漠最近闹腾的不可开交,几次高手交锋的时候,都打到大嬴西境边境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嬴内部,出于各自利益的考量,有人建议屯兵西境边境,以示警告,也有人煽风点火,觉得尸骨脉乃是心腹大患,虽然看大和尚也不顺眼,但大和尚终归还是人族,有些事有的商量,最好直接趁机联合大和尚,灭了尸骨脉。

    但其实大家都清楚,这种时候,对外动武,万一有一点不顺利,那新帝的威信就会受损,新帝可不像嬴帝,嬴帝那是实实在在,一点一点,硬生生打下来的江山。

    有人想搞事情,嫁衣自然是不太愿意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,山海荒漠那边再怎么闹腾,她也不想理会,没那个闲工夫。

    另外么,她听秦阳说过,他有个有些天赋的手下,被送到了尸骨脉磨练,来回对照情报一看,自然知道,那个尸骨脉新崛起的天才,可不就是秦阳的人么。

    于是乎,她更不想参合了,至于什么此妖邪据传,堪比旱魃出世,崛起之后,必定是大嬴心腹大患什么的,听了装作没听到,心里笑笑就得了。

    一个僵尸而已,对比一下秦阳身边奇奇怪怪的家伙,其实还算正常了。

    可这些事,肯定是不能说出去的,她偏向的自然是不管不问的态度。

    为君者,不能随意表态,能让下面的人争出来结果,正好是她想要的结果,她再点头应允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争了好些天,牵扯出来的事情越来越多,争论的焦点,也开始慢慢变了,开始向着维护神朝威严发展了。

    哪想到,今天忽然就变了调子。

    至于结果,还要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知道田氏为什么忽然直接表态了,思忖再三,都放弃了原本的打算。

    于是乎,嫁衣什么都没说,事情就已经商讨结束,大家都对结果没有异议,剩下的就是走程序,请新帝圣裁,是否这样执行。

    嫁衣还有什么好说的,就按照诸卿的意思办吧。

    朝会结束,嫁衣也是满心疑惑。

    田氏往日里可都是不表态的,今天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紫鸾收集来了情报,却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通过分析,得出来,那御史口气这般硬,喷人喷的酣畅淋漓,半点情面都不留,颇有罗良第二的气势。

    有这般底气,那十有八九是田老祖示意了。

    而田老祖这家伙老奸巨猾,除了之前登基的时候,表了态度,之后只要不是牵扯到田氏的大利益,他是什么事都不表态。

    要说面子,嫁衣自忖,她的面子在田老祖那,都未必有秦阳的面子值钱。

    想到这,嫁衣对紫鸾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用弄清楚,肯定是秦阳呗。

    嫁衣走到窗边,遥望着黑林海的方向,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丝弧度,一笑之下,这里的气氛也气息都变的柔和,窗外花园里,百花自动盛开,临冬的气温,似乎都回暖了一些。

    很显然,嫁衣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她轻轻笑了一声,忍不住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游历冒险了,竟然还惦记着这里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上次秦阳出门的时候,都没见到人,嫁衣想了想,对身后的紫鸾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次秦阳要是再来了,无论什么时候,你直接来通报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紫鸾也眯着眼睛,抿着嘴笑了笑,心情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看着朝堂上吵吵闹闹的就心烦,尤其是察觉到那些人的小心思,就更烦了,偏偏新帝初登基,总不能因为那些人露出的点小心思,就直接挥下屠刀吧。

    至少她是知道,新帝希望接下来几百年时间,最好都安稳一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秦阳敏锐的抬起头,目中神光闪烁,打量着四周,被动感应也自动发动。

    扫了两圈,也什么都没发现,一旁的人偶师依然面无表情的站着,很显然也是什么都没感应到,还没消化完的阴悖兽,跟一个装满东西的包裹一样,挂在人偶师的肩膀上挺尸,也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秦阳收回了目光,直接忽略了这俩货,靠他俩完全没用。

    刚才恍惚间感觉到有谁在窥视他,那种模糊的感觉一闪而逝,恍如错觉。

    但秦阳可不会骗自己什么幻觉,到了他这个境界,错觉什么的,都不存在的,只要感觉到,哪怕什么实证都没有,那也肯定不会错。

    可能是幻觉、可能是错觉……

    说这种话的,大部分坟头草都枯了。

    想到最近的情况,秦阳还是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想要找他麻烦的人,可不算少,三身道君曾经的追随者,还有那个到现在还没发现是谁的人奸,以前他觉得可能是不知道死哪去的荀穆,后来觉得,那个人可能也是三身道君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还有在遇到白凛之前,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奇奇怪怪的妖怪,在背后偷偷惦记着他。

    秦阳暗暗提高了警惕,三省自身,不能飘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,还是个弱鸡都算不上的菜鸡时,都有妖艳贱货惦记着他俊俏的容颜,馋他的伟岸的身躯。

    如今,被人惦记而不自知,太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在外层空间的时候,只是窥视记忆之中的画面,都可能会被黑袍女人反向追踪,如今又出现一个高手,在窥视他之后,却只能让他有一丝一闪而逝的错觉,除此之外什么都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肯定也是真正的强者!

    秦阳伸出手,想要拍拍人偶师的肩膀,想说你有点用吧,如今当肉盾都不太合格了。

    但想想,这是为难人偶师。

    拍下的手,转向了阴悖兽,将这个肚子鼓成圆球,快要被撑死的家伙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装死了,之前要不是你快被撑死了,我至于撒那么多钱么,下来活动活动,别光吃吃吃,不干正事,有人在窥视,你都没点反应!

    等我被人干掉了,你以后吃屁都吃不上热乎的!”

    阴悖兽落在地上,弹了一下,肚皮朝上翻着眼睛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立刻忍不住了,这几天是它一生中最满足的时刻,这是有人要毁了它的以前想都不敢想,梦寐以求的后半生啊,这事还能忍?

    阴悖兽翻了个身体,俩脑袋凑到一起,吐着蛇信,嘶嘶的交流着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阴悖兽的两个脑袋,同时张开嘴巴,一左一右的咬在了秦阳的双脚上。

    秦阳没动,他其实挺想试试阴悖兽的毒,在新神通转化之后,能达到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要是效果特别好的话,以后就让这家伙出点力,没事了榨榨毒,当做炼体的珍惜资源。

    再一个,阴悖兽肯定是不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随着咬住了秦阳双脚,阴悖兽鼓成球的肚子,跟放气了似的,飞速缩小,秦阳的双脚上,却各自多出来一个蛇头印记。

    :。: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