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热门搜索: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章,贼偷的反击-网游之剑刃舞者最新章节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章,贼偷的反击txt下载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章,贼偷的反击

龙腾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小说:网游之剑刃舞者| 作者:不是闻人| 类别:玄幻魔法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网游之剑刃舞者-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章,贼偷的反击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看到大胡子安然无恙,树冠中的林铮这就松了口气,真是的,就这还庄主呢,干起事儿来一点儿不稳重的。

    腹诽了一下大胡子庄主之后,林铮的目光便落到了那贼偷身上。飞驰中的贼偷回头看了一眼,见得大胡子竟然用剑墙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击,顿时便恨得一阵咬牙切齿的。而这时候林铮也终于看清楚了这厮的模样,一头精神抖擞的短发,略带古铜色的皮肤,棱角分明的面孔看上去颇有正气,恩,果然人就是不可貌相的,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阳光正气的家伙,竟然会是一个制造了灭门惨案的屠夫呢。

    就在林铮心生感慨之际,那贼偷恼火之余,却又露出了几许嘲讽的笑意,看得林铮眉头便是一挑,这家伙,还有什么花招呢?

    “树上有情况一平!”随着巽的声音落下,林铮四周的树冠便一阵抖动,下一刻,一只只硕大的黑色蜘蛛便从树上扑了出来,直奔大胡子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那些丝线,原来是这些蜘蛛的蛛丝么?区区蛛丝竟然有那么坚韧的强度,这玩意儿可以啊!若能收集起来,绝对是相当不错的丝线材料。

    大胡子庄主自然也注意到了硕大的蜘蛛,当下暴喝一声,顿时被其召唤出来的那些重剑便飞射了出去,斩向那一只只大蜘蛛。只是这些蜘蛛也不是好相与,它们的狩猎经验显然相当丰富,面对大胡子的飞剑,它们立刻便利用起了那遍布在四周的蛛丝,以蛛丝抵挡下了飞剑的进攻,随之一只只蜘蛛的尾巴便喷出新鲜的蛛丝,转眼便将大胡子的重剑给全部粘住了,看得大胡子那是一阵瞪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,搜查队后续的人员终于追上来了,见状,大胡子里面便道:“留下来两个和我一块对付这些蜘蛛,其他人,赶紧去追那个贼偷,千万不能让他给跑了!”话毕,大胡子手一伸,一把寒光湛湛的双手长剑便落到了他手中,随之大胡子双手握剑地便斩了过去,顿时间,凌厉的剑气便斩断了一大片的蛛丝。

    见状,金锢等人便点了点头,对于大胡子的本事,他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再加上两名弟子,应付这些大蜘蛛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“那行,铁剑和铁树留下,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小心点儿!”经过了刚才的险境,大胡子也是长教训了,这就叮嘱道:“那贼偷在这一带生活了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想来对这里相当的熟悉,你们追捕他的时候,得小心提防一些,以免中了那个贼偷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会注意的。”点了点头后,金锢便大声喊道:“其他人跟我走,注意林间的蛛丝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一群人便降低了高度,最终沿着贼偷所奔驰的路线,快速地追逐而去,部分大蜘蛛想要拦截他们,但大胡子和两名弟子已经挡在了它们前面,挥动剑刃便将这些大蜘蛛给怼了下去,旋即大胡子左手剑诀一掐,顿时那些被蛛丝所束缚住的重剑便迸发了绚烂的金光,伴随着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,那束缚住重剑的蛛丝便给撕裂成了碎片,不等那些大蜘蛛反应过来,撕裂了蛛丝的重剑便划出一道道流光,直奔这些大蜘蛛飞射而去,当场便将几只大蜘蛛给捅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见状,林铮这就点了点头,虽然某些方面毁灭性地不足,但是这大胡子作为一个庄主的武力值还是相当靠谱的,再加上两名优秀的弟子,应付这些大肥蜘蛛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。于是林铮便再次隐匿了身影,而后追着大部队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莽荒山林这一带生活了八年往上,那贼偷对这一带的了解,果然非常熟悉。他清楚地知道各种凶兽猛禽所在的位置,不断地溜着搜查队的人往这些地方跑。对这里极为陌生的搜查队,根本来不及规避那些凶兽,若非林铮一路用了各种办法提醒,这搜查队都不知道已经在凶兽的突袭中折损多少人了,而那个贼偷,却利用着自身极为优秀的藏匿手段,一次次地避开了凶兽的感知,将烂摊子留给追捕他的众人,气得搜查队的众人那是肝火大动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贼偷逃脱,搜查队只能一而再地分出人手抵挡凶兽,不知不觉间,搜查队的人数已经降低到了五个人,而这情况在遭遇了一群巨大的毒蜂之后,又一下锐减成了两个人,一个是持有属性分类器的金锢,另一个便是银华。

    一路紧跟着搜查队的林铮,除了叹气就只能叹气了,一个宗门的精英,竟然给一个贼偷耍得团团转的,这传出去实在有些丢人啊!话说这套路咋的让他感觉那么不对劲呢?主角吗?!这贼偷身上挂着的是主角的模板么?!这种情况,那贼偷莫非要来上演一场绝地反杀,将铸剑山庄的搜查队成员逐一歼灭,然后走上人生巅峰?

    恩,还别说,要不是林铮在暗中干涉,恐怕这种情况真的会发生,不说其他,没有他变出来的那只鸟,大胡子已经变成满地的零碎了。这贼偷还真可以啊!以一己之力就和一个紫晶级宗门的精锐周旋成这样的,人才啊这是!回头一定要干掉,毕竟这种人才本事越大,祸害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就在林铮打定了主意准备做掉那个贼偷的时候,金锢和银华已经追着那厮来到了一片山崖前,这山崖极高,几乎逼近了云层,想要翻阅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到了山顶那个高度,已经是巽风肆虐的区域。

    一边是高耸的悬崖峭壁,一边是紧追不舍的追兵,这情况怎么看那贼偷都已经给逼到了绝路了呢。看到这一幕,金锢二人终于松了口气,随即金锢便火大地盯着那贼偷道:“你这贼偷倒是挺能跑的,有本事你倒是接着跑啊!”

    喂——!这种情况下说出来这种,不显得你这老头子像个反派么!而且往往说出来这种话的家伙,通常都是倒霉的那一个!

    就在林铮暴汗之际,那给逼到了绝路的贼偷终于转身面对起了金锢二人,旋即便冷笑道:“一个接近仙门的宗门,为了抓我,竟然把整个宗门的精锐都给派出来了,我还真是好大的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!”金锢老头一口唾沫便喷了过去,“少给自己脸上贴金,要不是你这小王八蛋把我们的剑胚给偷了,谁有工夫跑过来抓你的!”

    银华眉头一皱,想到那贼偷之前的种种行径,心下便多了几分警惕,当下便对金锢说道:“师兄,不要这厮废话了,尽快将他制服,拿回石中铁剑胚才是正事儿。”

    金锢点了点头,收起分类器后把手一伸,一把仙剑便落入了他的手中,继而对着那贼偷便是一声大喝:“小王八蛋,将剑胚交出来,我们还能饶你一命,不然的话,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那贼偷便大笑了起来,旋即伸手便抓出来一把猩红的剑刃,那玩意儿不仅散发着不吉利的红光,甚至还萦绕着浓烈的怨力,看得金锢和银华满眼的心疼。这个可恶的门外还,都把这珍贵的石中铁剑胚给折腾成什么德行了!

    “剑胚便在此处,若有本事,你们便来拿走啊!”说着贼偷便将剑刃朝地面一插,“嘭——”地一声,地面便迸裂出了道道裂纹,此刻,这贼偷全身都散发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,让林铮恨不得冲上去拿脚底板问候他那张正气凛然的嘴脸!麻蛋,反派神气什么啊!

    看着那神气的贼偷,金锢和银华的表情都有些发愣,什么情况这是?当贼的是那家伙才对是吧?当贼你还有脸了这是?!

    发愣中,银华下意识地便掏出来一把小小的飞剑,而后随手那么一丢,“噗——”地一下,这就准确地命中了那贼偷的脑门。

    好本事!

    林铮看得一阵赞叹,这种无意识的攻击自然也就不带有任何的敌意和杀气,对高手来说可是相当高超的本事呢!可惜了,只是一把飞剑,虽然戳得那厮的脑门在飙血,但这种程度还没办法对他造成什么致命伤。

    给飞剑命中的贼偷也是有些发愣,这老太婆什么情况?招呼也不打一声竟然就出手攻击,这太不讲究了!

    这时银华终于回过神来,看了下脑门飙血的贼偷,再看了看自己的手,而后便对那贼偷说道:“抱歉,不知道为什么的就把剑扔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贼偷额上的青筋顿时便是一冒,随之猛地便将地上的剑给拔了出来。见状,金锢和银华立刻便警惕地做好迎战的准备。然而就在这时,两人身后的地面便“嘭——”地炸开,随之一只披金带甲的黑毛猴子便从地下蹦了出来,迅猛地扑向了金锢二人,抡着一根粗壮的黑棒子便朝金锢的后脑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金锢正要有所行动,然而就在这瞬间,黑毛猴子的眉心便睁开了一只竖眼,猩红的妖瞳射出了一道红光,而后金锢便无法动弹了。下一刻,黑毛猴子便带着一声狂暴的嘶吼,将那棒子奋力地朝金锢的后脑砸了下去!

    “嘭——!”带着千钧之力的棒子砸落到了地面上,瞬间便将地面砸出来了一个大坑!飞沙走石中,手持血剑的贼偷这就破口大骂了起来,“你个白痴!那么近的距离你竟然都能打偏!”

    三眼猴子给骂得有些懵逼,回过神来这才发现,自己所砸出来的大坑中,没有半点儿血迹,而本该是给它砸成稀巴烂的禁锢,却给它这一棒槌的气劲给掀飞到了一边。看着翻身跃起的禁锢,三眼猴子眼中充满了困惑惊愕之色,它明明是对着这家伙的脑袋砸下去的,手感也完全没有问题,怎么会打偏了的呢?!

    虽然三眼猴子对自己的攻击充满了自信,然而活生生的禁锢却在提醒它,它刚才真的是打偏了!当下,回过神来的三眼猴子便暴躁地嘶吼了起来,打偏了就打偏了,下一次一定打爆这个老头子的脑袋!

    “嘭——!”金锢所站的地面便给三眼猴子一棒槌砸碎,飞跃到半空中的禁锢手掐剑诀便是一指,顿时那被三眼猴子的攻击溅起的碎石,便化为了一道道锐利的剑刃,直奔三眼猴子飞射而去。三眼猴子直接挥动左臂便是一扫,狂暴的气力瞬间便粉碎了飞射向它的碎石,随即嘶吼着抡起棒子便朝金锢一扫!金锢迅速后退躲避,不料三眼猴子的棒子竟然会伸长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再躲开已经来不及了,当下只得将手中的仙剑格挡在棒子前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!”猛烈的撞击声骤然响起,棒子上沉重的力道随之爆发开来,让迎击的禁锢一阵气血翻涌,忍不住便吐出来了一口老血,这死猴子的力气,太大了!

    “师兄——!”银华惊呼一声,立刻便要去驰援金锢,然而她刚移动,贼偷便挥动血剑劈斩而来,“嘭——”地一声便在银华身前斩开了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“老太婆,你的对手是我!”暴喝中,贼偷拔出血剑便顺势一扫,“锵——”地一声便和银华的剑刃碰撞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盯着近在咫尺的贼偷,银华额冒青筋地怒喝道:“你说谁是老太婆?!”

    贼偷嘿嘿一笑,“一个活了几千岁的老女人,不是老太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银华火爆地大喝一声,顿时手中的仙剑便迸发出了夺目的光华,将那贼偷给震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退到了银华前方十几米处,贼偷满脸揶揄地一笑,“老太婆就该有老太婆的样子,这种事儿没人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没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嘲讽一个女人么?尤其是在年龄方面!不过既然作死了,那就该有作死的觉悟。

    狂暴的剑意猛地便从那夺目的光华中喷涌而出,让感受到剑意的贼偷脸色骤变。下一刻,一道道剑刃便从那光华中飞射而出,每一剑都能将地面轻松地轰出来一个大坑。贼偷快速地闪动,避开了银华一次次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!”地一声贼偷便斩开了一道避之不及的剑刃,但下一刻,他的小腹便给剑刃切开了一道口子,若非规避迅速,这会儿肚子上已经多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老太婆,你太自以为是了!”受伤的贼偷怒喝一声,顿时手中的血剑便迸发出了妖邪的红光,而后他的速度便激增了起来。提高了速度的贼偷灵巧地避开了银华的每一次攻击,飞驰中,手中的血剑不断地喷涌出妖异的血气,他绕着银华不断地逼近,终于在银华的重重攻击之下,冲到了银华近前,随之那喷涌血气的剑刃便猛地朝银华斩了过去!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地一声,银华便在那磅礴的血气冲击之下被击退,气血翻涌中见得贼偷再次逼近,这就迅速地掐出剑诀,瞬间四周便凝聚起一片金色的剑气,随着她手指一挥,便直奔那贼偷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贼偷却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,这厮就这么迎着银华的剑气冲了上去,让银华的剑气贯穿了他的身体,旋即在银华紧缩的双瞳凝视之下,嘶吼着将血气磅礴的剑刃斩向银华的脖子。

    充满了腐蚀性的血气从银华的脖子上一掠而过,带出了一片飞溅的血滴。虽然意外于这贼偷竟然会算错距离,不过回过神来的银华却一点儿不带含糊的,在贼偷那霸气十足的斩击力竭之时,抡起仙剑便朝他的脖子剁了下去,伴随血光飞溅,贼偷的脑袋就这么给银华剁了下来,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,一张惊愕的表情便对上了银华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找的!”黑着脸说了一句之后,银华挥动仙剑便是一斩,眼看着斩出的剑气就要将贼偷的脑袋打个稀巴烂,贼偷的脖子却瞬间喷涌出了大量的鲜血,随之那鲜血便化为了一只血手,一把捏碎了银华斩出的剑气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银华脸色就是一变,迅速地便向后一退,惊险地避开了贼偷所斩出的剑刃。旋即,在银华惊疑不定的目光下,从贼偷脖子上凝聚而出的血手,这就抓起了他的脑袋,伴随着血手收缩,贼偷的脑袋也回到了脖子上,转眼的功夫,他那脑袋又长回去了,只剩下一圈疤痕还留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之后,贼偷便目露凶光地望向银华,“老太婆,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回过神来的银华顿时便是一阵火大,“我能砍下你的脑袋一次,那就能砍下第二次,我倒要看看,你的脑袋是不是能一直长回去!”话毕,银华提着仙剑便朝贼偷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贼偷大吼一声,顿时那扎在他身上的剑气便瞬间崩溃,下一刻,这厮猛地伸手便是一抓,竟然徒手抓向了银华的仙剑。银华恐其有诈,立刻就要变招,然而让银华吃惊的是,剑锋竟然不受她的控制,直奔贼偷的掌心的便穿刺了过去!

    血光飞溅,银华的仙剑一举贯穿了贼偷的手掌,然而她的仙剑却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影响,无法收回,甚至都没办法将手从剑柄上松开。而紧抓着剑刃的贼偷,却再次挥起了他手中的血剑,这一次,他绝对不会再砍偏了!大喝中,贼偷挥动血剑便朝银华的脖子斩了过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