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 码: 有效期: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
小说搜索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无敌升级王 从零开始 临高启明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
龙腾小说网 / 其他类型 / 蛊惑 / 蛊

文字设置

小说名:蛊惑 | 作者:丁律律 | 类别:其他类型

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蛊惑- 蛊。记的常来哟!!!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://www.tbemv.com

    "江倾?”一别十年第一次听到他名字,在可可西里无人区,十个人,两辆车,军用帐篷内升着炉火。

    纪荷将热烫的奶罐端起,吹了吹上头一层奶渣,轻喝一口,有点烫地蹙眉,望对面,"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"南江十三中,谁不认识他。”那人笑,"倒是你,我没有印象,不是听你说,根本料想不到你跟他竟然同届。”

    岂止同届……

    "他当了刑警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"嗯?”可可西里的夜广阔寂寥,星河漫布,纪荷听到这话有点儿不真实,比大老远的碰到校友更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校友南江人,比她低两届,来可可西里考察生物,她在出腹地的路上碰到对方的车抛锚,索性一同坐下来,修车的修车,聊天的聊天。

    校友说地煞有其事,"那年高三,他大半年没出现在学校,大家都以为出国了。可放榜那天,他名字赫然在公安大学。公安啊……江倾当警察啦!”

    校友表情夸张着,"真不敢想,那个在隧道飙车和交警杠上的公子哥竟然去了公安大学,听说现在是一名刑警。”

    纪荷歪了歪头,表情也意外,"的确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"你不是说你明州电视台的吗。他这次就调去了明州!”

    "啊……”纪荷发现自己都快变成个傻子了,"明州……”

    "是的,确定,调去明州。”校友撸起自己袖子,眼神兴致高涨。

    纪荷微清嗓子,拿奶罐遮了下自己无奈的唇角。

    "这些都是风云事迹啊,要不是当年网络不发达,江大少哪有当警察的机会,早被网民口水星子淹死啦。我就记得,他好像有一个在检察院的叔叔,帮他摆平那次醉驾事故,赔了几十万了事。自己毫发无损呢!”

    纪荷蹙眉。这位校友哪来的乱七八糟消息?

    明明是她摆平,求了伤者家属一天一夜,对方才没闹大,怎么到外面嘴里成了醉驾死人,勾结公检法?

    她已经没了听的兴致。

    奶罐放下,拿钳子疏通火堆。

    嘭,火焰跳升。

    对面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"……哎,你真的没听说吗?当时他班上一个女生和他在一起的吧,那女孩子吓得在隧道撕心裂肺哭……

    江倾……我不管你了……

    "朋友,说点你自己的事。”从碎片似的回忆里抽身,纪荷向后靠进帆布椅,双臂抱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防御的姿势。

    男人立刻怔怔笑转了话题,说自己没什么好说的,目前是进青海两个多月了,还要再待完一整个夏天。

    纪荷给他热了一罐奶,叫他学弟,"回到明州,我给你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"什么?”

    "保密。”她喝了一口奶,笑着扭头看帘外的星空万里……莫名心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可西里昼夜温差大,采访结束队伍没有停留的打算一个劲儿往外奔,帮学弟修好车后纪荷与对方告别,嘱咐他保重身体,"有机会回明州见。”

    "好的,我一定去。”学弟憨笑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纪荷没给对方机会,赶紧挥挥手溜了。

    上了车,老蔡他们坐在后一辆,她的车在前面,载了一车器材,用同事的话说她虽然是女士但开车极猛,可可西里的春天冻土开始融化倒处是泥地,一不小心就惹大,麻烦,可纪荷就奇怪了,自己被这么嫌弃一路过来她也没陷车啊……顶多坐里面的乘客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唇角弯起,瞟了眼后视镜紧跟自己的白色汉兰达,忽然眸光一跳,她塞入蓝牙耳机,问,"怎么回事儿,你们后面是有一辆吉普吗?”

    老蔡的声音断断续续,似乎微打开了车窗向后确认,"……跟了咱们好像有十公里了。”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纪荷心里有个声音跳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老蔡的声音也一扬,"是白天黑金矿上的那辆车!”

    纪荷当下提了速,对耳机里临危不乱组织:"小dv在你那儿,你们保护好,我带着这堆暂时不要紧的玩意引开对方。”

    "纪荷!”老蔡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他是此行的导演,原本只单纯的采访保护藏羚羊牺牲的达瓦县长,在回程途中却发现两道深及男人小腿的车辙,在无人区异常瞩目,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什么,于是往前追了一百米赫然就撞进盗采金矿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纪荷是团队中唯一女性,仗着人娇艺胆大,混进大本营以游客身份拍下了内部人员及景象,接着一行人若无其事离开,没想到开了几十公里出来发现被对方跟踪上了。

    这些盗采份子可想而知的无法无天,老蔡心惊胆战,"你不要冲动!大家在一起绝对比分开好!”

    纪荷直接一打方向盘,在夜晚倏然降下的零下度温度中,喘出白气,"谁都不要停,一直往外扎!”

    她显然没好运气,方向一转时,后方吉普就发了疯的朝她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枪声破空。

    老蔡魂不附体,忙联系正在路上来的格尔木警方,并让她和对方保持沟通。

    纪荷摸出无线电,淡定的转到对方频道。

    "是纪荷吗?”格尔木的警方,操地竟然不是青海口音的普通话,而是有点熟悉的某地乡音。

    "我是。”她微怔后,镇静报坐标信息。

    "坚持十五分钟。”对方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之后是长久的寂静。

    紧急关头一旦安静时间就会被拉的特别长。

    可可西里的路面十分颠簸,尤其夜晚冻土再次凝结,有白色的冰面泛着银光,受扰的小动物不断跳跃,不是后方枪声连连,也算一副美好画卷。

    纪荷闭了眼又迅速睁开,踩油门的那只脚已经麻木,但不能松,她忽然问,"你是南江人?”

    对方也在行进,声音吵杂,依稀可闻,"是。”可能觉得大难当头聊天是一种安抚方式,对方沉默几秒后,接着问,"你也南江人?”

    "不是。”纪荷看着前方,思绪一下飞得很远,"我母亲在南江工作。住过两年。”

    "你口音和南江很像。”

    "是啊。我很喜欢那个地方,算第二故乡。”话音落,纪荷耳边的车窗就炸裂了。子弹从侧方打来,打碎了她的后视镜和左右两边车窗。贯穿。

    "坚持!我们马上到,不要停!”警方听到动静,焦急喊话。

    "老乡……”纪荷微顿,行走在外,她有一套五分钟就和陌生人建立友好关系的能力,此时叫了对方老乡,对方没有拒绝,她笑了笑,"帮个忙,带句话回南江。”

    "你说!”男人声音粗粝的,已然愤怒。枪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可可西里,美丽的夜晚,罪恶的堂而皇之。

    纪荷牢牢地把着方向盘往一片泛荧光的湖面开去,她在打赌,春末冰面恰如其分,等她冲过去,刚好碎裂,截住追兵……不过,也很有可能是她陷车,成为别人的瓮中鳖……

    说什么?

    说江……

    那个人的名字一冒出来,纪荷就清醒了,然后对来自第二故乡的老乡,半开玩笑回复,"一片冰心在玉壶——”

    对方愣了。

    大概想不到危急关头,会有人有心思开玩笑。

    接着是车辆翻滚,在高原冻壤上剧烈碰撞的声音,"纪荷——”再叫她名字,全然失去了动静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海格尔木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下午两时许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格尔木已有不少鲜甜水果供应,一帮电视人边拿网络审片,边吃着瓜子水果儿,气氛很不严肃。

    当说到北京307公交灵异事件时,床上假寐的纪荷终于忍不住,掀开被面,两条腿轻悄悄地挂下床沿,然后集体往裤管内缩了缩……

    "小姑娘下车后突然对老头说,那你看看我有没有脚呢?”

    "老头却邪恶一笑,巧了,我也没脚……”

    "哈哈哈——”同事们笑地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纪荷拍了拍其中一个人肩,那人本能往她身上一靠,她轻盈地往后让,那个人靠空,不由不悦回头,"干什么呀……”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直挺挺坐在床沿,晃着两只空空的裤腿,没有脚……

    "啊——”顿时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纪荷乐了。

    弯起唇角,细白手指拨开长发,一张清丽容颜显现,笑声银铃,"嘶……”乐极生悲,裂开的一根肋骨瞬时抽痛。

    "报应了吧,吓死我……”同事从蔡导身后跳下,过来查看她。

    "胆子小还听灵异……”纪荷捂着胸口闷笑。

    大家见她一时不想睡,围拢来和她聊天,这时,房门却突然被敲起。

    老蔡走过去开门,惊讶, "宋队长!还没走呢,感谢,感谢。”

    "纪小姐醒了?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纪荷一怔。

    "你好。”对方走进来,身后跟着两位荷枪实弹的特警。

    她轻挑唇角,淡淡看着对方,"你好。”

    不如在通话里的亲热,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形没有上演,纪荷看着这个男人欲言又止的样子,奇怪挑眉,"宋队长是不是有话要问?”

    宋竞杨尴尬:"是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蔡,"啊,那,咱们先出去!”

    这帮乱七八糟的同事笑着出去,顺道带走了两名不苟言笑的藏族面孔小伙子,房间瞬时静了。

    "宋队长坐,感谢你救我出来。”纪荷示意了一下沙发,心里吐糟,这帮人也不晓得给客人倒杯水……

    "别忙。”宋竞杨阻止她往床头柜伸去的手。

    纪荷也不客气,毕竟有伤在身,她收回手,失笑着说,"这次真是走运。”一根肋骨轻微裂开,穿上了促愈合背心,连药都没怎么用。

    宋竞杨瞧她的眼神带着审视。

    西北的春光热烈,仿佛进入夏天,一切都明堂堂的。

    她头发是稍微弯曲,不晓得是做的还是天生,很自然的弧度。鼻头小巧,一张脸巴掌大,眼睛嘴巴也很秀气,如果不是气质劲劲儿的……这姑娘该是个清纯可人的款……

    原来那人的口味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纪荷诧异一挑眉,只见对面男子表情精彩纷呈,一会儿不可思议,一会儿犹疑好奇的……

    "你认识江倾吗?”

    纪荷唇瓣微张,眼神滞了一下。

    宋竞杨看着她,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。

    纪荷失笑,清清淡淡的笑声和在危难关头说一片冰心在玉壶时的镇定一模一样,"宋队长,怎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宋竞杨觉着遇着对手了,不过还是拿出手机,在相册调出一张照片,"这个人,你不认识?”

    纪荷垂眸,挺认真的模样盯着那张照片看,表情却越来越平静。

    照片主人急了,连忙放大,"你确定不认识?”

    被放大的照片,主要视线点集中在一张男人脸上。照片里其实都是男人,大约是毕业合照,或者参加某次活动集体穿警服的合影。

    气势磅礴,当一群身着制服的男人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纪荷对着里头那人身着警服的样子看了半晌,不慌不忙拾起视线,笑言,"宋队上镜很帅嘛。”

    宋竞杨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粗大手指狂点屏幕,"是这个人啊,大学里不知道被多少人追,你还是第一个……当江倾在时竟然说我帅的人!”

    纪荷十分同情他,认真道,"可宋队真的帅。扛枪冲来时,我差点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"别……”嘴里说着别,宋竞杨厚脸却一红。

    纪荷毕竟长得不错,出门在外一张嘴也会说,常年和大老爷们混在一块儿的宋竞杨很难是对手。

    她笑地人畜无害,双臂抱胸,温和问道,"他是你大学同学?”

    "是。”不知不觉,话题主导权就被她掌握去,宋竞杨浑然不觉,表情还十分认真,"你确定不认识他?可他有一张你的照片,上面人长相跟你一模一样……只不过打扮稍微土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内心一震。

    他有一张你的照片……这件事迅速压制了打扮土了一些这话。

    纪荷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承认,自己高中是土,喜欢红的绿的卫衣,戴厚框眼镜,但是,口口声声看她就想吐的江大少爷干嘛收藏她的照片呢?

    ……也许也和眼前这张一样是个合影吧,上面很多人,不单特为她收藏……

    "你真不认识他?”见她沉默,宋竞杨又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纪荷不慌不忙,盯了照片又三四秒,轻微一挑眉,"哦……有点印象。”当宋竞杨大喜过望,她又说,"南江十三中的吧……听过。”

    "没了?”宋竞杨表情转为不可思议,"听过……就没了?”

    "还有什么吗?”她淡定抱胸问。

    宋大队长上当了,自己内心甚至叹出一口气,是啊,还有什么?

    江倾那厮一张照片捂在警帽里发潮才拿出来晒,被兄弟们撞破一眼,连个名字都没问出,就又被藏起。谈何问人家,你和我哥们是不是有过一段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又见面啦,这次女主有点吊哦!男主,追媳妇追不到,各种障碍,惨就对了!